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科学研究 > 科研服务
站内检索:
【科研服务】

2017-05-01人物传略粟裕

时间:2017年05月01日

人物传略 粟裕(1907~1984)


粟裕,名多珍,字裕。湖南会同人。无产阶级革命家、军事家、战略家,我军第一位少数民族大将。

1927年8月,粟裕参加南昌起义后,随部队南下广东途经闽西。在大埔三河坝战斗中失利后,在朱德率领下于10月16日,辗转来到福建与江西交界的武平时,敌钱大钧部始终紧追不舍,直逼武平城下。粟裕等在朱德指挥下,连续击退了两个团的轮番进攻。粟裕所在排,受命掩护大部队安全转移,战斗中,一颗子弹无情地从他右耳上侧头部颞骨穿过,就倒了下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粟裕醒来后,抱着无论如何要赶上队伍的信念,倒下去了又站起来,直到后来有几个同志沿着山边走过来,才把掉进水田里的粟裕拖出来,搀着赶上了部队。为此,得到了朱德、陈毅的格外器重。10月下旬,部队转战到了赣粤边界后,朱德、陈毅领导部队进行了整编和纪律教育,粟裕先后参加朱德主持召开的信丰军人大会和大余整编,被破格提升为步兵五连政治指导员。

1928年5月,井冈山朱毛会师后,粟裕担任主力第二十八团第五连党代表,参加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。

1929年初,粟裕随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闽西,第二次来到闽西。3月11日,红四军首次入闽,到达长汀县境内的楼子坝。毛泽东、朱德立即召开红四军军委扩大会议,决定集中兵力攻打长岭寨,袭取汀州城。

刚刚在宁都战役中负伤的粟裕,在卫生队治疗了一个多月,伤势明显好转,听说有仗打,哪里还躺得住,多次向上级领导要求参战,但均未被批准。他偷偷地溜出卫生队,跟在大部队的后面,准备必要时来个迂回穿插混入部队。然而,半道上被朱德发现了,便命令一个卫生员负责“护送”粟裕回卫生队。粟裕对卫生队员说:“同志,前面大战在即,伤员一定很多,你快上前线吧,我自己慢慢地走回卫生队。”于是,卫生队员就往前方跑去了。粟裕装着慢慢往回走,估计卫生员走远了,便掏出地图,仔细看了看,就抄近路朝长岭寨走去。

粟裕在路上就听到长岭寨枪声大作,更是急不可耐,不顾满山荆棘划破手脚,恨不得一步跨入战场。他掏出地图看看,听听枪声方向,再抄近路冲了上去,翻过山头一看,可把粟裕乐坏了,原来他已经插到了敌人的后面。只见敌军头目拼命举枪高喊:“打,快打,谁退我枪毙谁。”但敌兵早已吓破了胆,纷纷扔下武器,四处逃窜。只有郭凤鸣部且战且退,死不缴枪。粟裕看得真切,一枪一个,枪响敌倒,而且专拣当官的打。顿时郭旅溃不成军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!”朱德看见粟裕,明白了迂回敌后的小部队,竟是粟裕一个人,便装着生气地问。

“报告,我已经完全好了。”粟裕强忍着臀部伤痛,猛地站了起来,高声回答。

此战全歼郭凤鸣的福建省防军暂编第二混成旅2000余人,震动很大,初步打开了闽西革命斗争的新局面,红四军装备也明显改善了,部队迅速发展为三千多人,编为三个纵队。粟裕出任红四军第一纵队第一支队第三大队党代表。

不久,蒋桂战争暴发,红四军决定利用敌人后方空虚之机,进一步扩大“工农武装割据”的红色区域,于4月初回师赣南一带。 

红四军于5月中旬,乘虚而入,第二次来到闽西。5月23日,红四军三个纵队从三面向闽西重镇龙岩发起进攻。粟裕率部悄悄地靠近敌前哨阵地龙门圩,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,守敌措手不及,慌忙向龙岩城逃去。粟裕率领部队跑步跟进,紧追不舍,尾敌突入龙岩西门,穿过五彩巷,向城内纵深发展。此时,其他两个纵队也攻入城里,守敌纷纷缴械投降,红四军三个纵队在城里胜利会师。

6月3日,红四军第三次攻打龙岩,把陈国辉留守在闽西的部队一扫而光。陈国辉见后院起火,极为惊慌,气急败坏地从粤东赶回。毛泽东故意命令部队撤往上杭大洋坝一带,给陈国辉让出一条大道,留上一座空城。陈国辉重得龙岩,欣喜若狂,举行祝捷大会,大庆三天。6月18日,毛泽东、朱德率领红四军回师东进,飞抵龙岩,全歼敌主力2000余,敌旅长陈国辉化装潜逃到南安老家去了。三打龙岩后粟裕调任红四军第一纵队第二支队党代表。

1929年7月上旬,毛泽东离开红四军领导岗位,到闽西指导地方工作,同时养病。朱德亲自命令粟裕率领一个连负责保卫毛泽东。粟裕在永定金丰大山天子洞附近设了不少暗哨,又布置了不少疑阵,真真假假,使人无法搞清底细。也正因为如此,永定附近有陈维远一个旅,几度想“进剿”天子洞一带,但在粟裕的监视下,摸不清底细,始终不敢贸然进山。

毛泽东说是养病实际上经常工作到深夜,有时竟通宵达旦。干部战士常常看到他屋里的灯光昼夜不灭。有一次粟裕半夜查哨归来,看见毛泽东屋内灯光还亮着,便走了过去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进去提醒毛泽东:“毛委员,您老是这样熬夜会把身体累坏的。”正欲告辞,却被毛泽东叫住了,因为毛泽东看到粟裕随身总背着一个书包,一有空就拿出几本书来看,有时还写写弄弄,记点什么,引起了毛泽东的兴趣。

“粟连长,你最近看些什么书?”

“部队流动性大,很难搞到什么好书。最近又把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读了几遍,觉得道理讲得透彻,读完后,心里感到格外痛快。”

“军事方面不读点什么吗?”

“最近由于空余时间多一点,所以我在考虑刚上井冈山时您给我们讲的十六字诀。”

“怎么?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,不好吗?”毛泽东问。

“怎么不好?!好!记得住,用得上,当然好喽。不过要用得很好就不容易了。比如,前一阶段,为了对付湘赣军阀的联合‘会剿’,我们离开了根据地,转向赣南、闽西,一路上,一连二十多天,一直被敌人追着打,被动极了;在进大柏地前,我们打了个反冲击,后来又在大柏地打了个大胜仗,才取得了主动权。说明敌进我退,一定要处理好打与走的关系,既要尽量避免不利和不必要的战斗,又要选择时机给敌人以打击,才能掌握主动。”

“讲得好,请继续讲下去。”

于是粟裕讲述了他以十六字诀为原则,总结过去自己所经历的战斗,特别到井冈山以后的各次战斗。有的符合十六字诀精神,打好了;有的不怎么符合,没打好;有的违背了十六字诀原则,结果吃了败仗。

粟裕讲的一些大小战斗,毛泽东都非常熟悉,所以经常插话。最后,毛泽东猛地站了起来,走到粟裕跟前,高兴地说:“粟裕同志,你讲得太好了,战争与其它事物一样,有它自己的内在规律,促进它的发展或转化来赢得胜利!”

打这以后,毛泽东经常找粟裕去谈话。有一次毛泽东听说警卫连因发展一个战士入党而发生了分歧,便找粟裕来问是怎么回事?

粟裕回答说:“这个战士打仗一直十分勇敢,就是好赌博,屡教不改,怎么罚他都不行。后来他赌博时又给我抓住了。这次我没罚他,而是耐心地和他谈心,用一些具体例子启发他的觉悟,整整谈了两个多小时,他被说服了,流着泪发誓不再赌博了。结果,他真的改了,发现别人赌博就来告诉我,帮助做工作。这件事我深有感触,对自己的同志,舌头比拳头更灵得多!”

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地说:“好个粟裕同志,这就是思想政治工作嘛,这就是改造旧思想、改造旧习气的有力武器嘛。”

粟裕也笑了,他感到与毛委员的每一次谈话,都有新的体会和提高,然而很可惜,没有多久,毛泽东的病还没养好,粟裕就被调走了。

负责毛泽东警卫工作的两个多月里,粟裕犹如拨开云雾见曙光,进一步领会了毛泽东、朱德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,成为一位战功卓著的常胜将军。

不久,粟裕随军参加了攻打“铁上杭”、出击东江等战役,12月初,毛泽东回到红四军工作以后,积极配合毛泽东、朱德领导的军事和政治整训,为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作准备。

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,粟裕出席了著名的古田会议,在会上,他认真聆听了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人作的报告,完全同意大会所作出的决议。

古田会议后,粟裕迅速成长为一名智勇双全的优秀的红军指挥员,历任红22军65师师长、红11军参谋长、红七军团参谋长等职。


版权所有:古田会议纪念馆 ICP备案:闽ICP备15004188号-1 地址: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古田路85号

电话:0597-3641143 业务联系电话:0597-3641143 闽公网安备 35082302000102号

触碰右侧展开